上川_liquor

有你的二十四节气——【秋分】


#巍澜夫夫恩(sa)爱(tang)向
#原著剧版设定混合
#ooc致歉
#文笔渣致歉


农历八月十四,秋分.

赵云澜今年春初是在空地上兴致颇高地种了几株玉米和小麦.于是到了九月中旬时,在一片茄子土豆白菜中显得格外鹤立鸡群的玉米麦子,熟了.高挺的植株,麦穗饱满,色泽灿烂,秋日阳光下,饶是极其耀眼的一景.
秋风这天,恰好特调处的各位闲来无事,便在赵云澜接沈教授不在的空档,讨论起了如何打发中秋放假前的最后一个小时.
林静:“咱们把赵处那玉米摘了来做爆米花吧!”
祝红:“成啊!走,摘玉米去.”
说走咱就走,林静哼哧哼哧地从实验室里搬出了全新改良版爆米花机,而祝红三下两下就掰了俩玉米回来.

所以,当赵云澜带着沈巍回到特调处时,迎接二人的是“砰”的一声巨响和迅速在办公室里扩散开的玉米与糖的甜香味.
“有出息了啊,林静,我一不在你就搞起这玩意儿来了.行,汪徵,林静的奖金再往后扣一个月的.”
“赵处,林静哥今年的年终奖都已经扣完了,是接着扣明年的吗?”
林静内心:玉米还是祝红摘得呢,你怎么不扣她工资和奖金啊!年终奖都已经扣完了,良心不会痛吗!有本事你就别吃啊,抓一大把去是想咋地!
沈巍在一旁看到小郭正拎着一挂麦穗逗大庆玩儿,便开口道:罢了,云澜,明日是中秋,图个好彩头,林静的奖金就还是别扣了吧.”
“行吧,这次就先放你一马.”自家沈大美人都这样说了,还能怎么样呢.“明日是中秋......那今天不就是秋分嘛.好像是昼夜均分来着?诶,又忘了掐表计时看是不是真的一样长了.”
赵处意外地对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有执念呢……小郭心想.
“哦,那玩意儿我记了,不过就是个大概.估计也快到日落的时候了.”祝红如是说.

于是,伴随着下班的钟声的,是窗外的余晖斜照.
沈巍与赵云澜并肩立于窗边,光透过窗,打在两人身上,描摹出一片金色的晕圈.
“寒暑平和昼夜均,乃是秋分.”沈巍喃喃.
赵云澜指着窗外,说:“这是白昼,这是黑夜,”侧过身直视着沈巍万年如一的双眼“你是我的日日夜夜.”
嗯,卿为朝朝暮暮.

今年的教师节礼物有些特别

#今天的我依旧不会起标题
#今天的巍澜依旧很甜
#今天的ooc依旧是我不好
#总而言之大家一起祝沈教授教师节快乐叭!(虽然迟到了些许...)

#巍澜的教师节小甜饼,请放心食用:D

沈巍抱着教案推开办公室的门时,愣住了.当然不是因为桌上摆着一沓沓整整齐齐高高摞起的学生的论文和研究报告,而是其上放置的四四方方的一大一小两个盒子,其下还压着一封信.
待沈巍将信拆开,抬头的第一句便提醒了他:“祝沈教授教师节快乐!”
沈巍这才将桌面上摆设般的日历狠狠的翻了几页.毕竟他已独自度过了万年的漫长岁月,日月年简单乏陈的重复已经让他淡泊了时间的概念.
再说了,对他一个仅仅教授中文系选修课、旷课学生一大堆、为一睹据说很帅气的中文系老师的美貌比单纯听讲的学生永远多出很多的老师来说,整整一个班的学生花心思费钱财为他送上了一份蛋糕和一条领带作为教师节礼物这种事,倒也是头一回.
不过这的确是他带过的最好的一届学生了.
沈巍稍微清理了一下需要带回家的物品,拎上两个盒子就回家去了.

可当他打开家门时,又是一惊.
赵云澜站在厨房里,正对着本书鼓捣着些什么.灶上似乎正用文火煨着一锅汤,尽管闻起来欠佳,但像赵云澜这种常年靠速食食品和酒席填饱肚子并且从未认真下过一次厨的人,能做到这样已经相当不错了.
沈巍心头自是一缕温柔的暖流淌过.

“云澜——”

赵云澜忽地转过身来,张开双臂,颇为兴奋骄傲地说:“小巍,节日快乐!你看,都是我亲手做的,感不感动!”
它面前的料理台上摆着几盘菜,菜色清淡,都是沈巍平时爱吃的.白气还在盘子上的空气中蒸腾着,显然是算好了沈巍到家的时间,刚刚做好的.
此情此景,不论是人是鬼,说不感动都是假的.自己心上之人将他的心赤裸裸地掏了出来,直直地摆在你的眼前,怎不会动心呢?
更何况,那是他曾经求之而不得、得之而复失,死守万年的那颗真心呢.
沈巍说不出话来,匆匆将手中的物什放下,将赵云澜紧紧地死死的扣入怀中.
他想起了他当初说过的那句话:“我也绝不会松手,就是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怎能让别人从他这儿抢走这么好的人.
这是他的人.
这样想着,抱着赵云澜的手越发的紧了.
“诶......小巍,松点儿......太紧了……”直到赵云澜闷闷地开了口,沈巍才略略地松了点劲,但是,依旧抱着赵云澜,不肯撒手.
“哎呦喂,搂得真紧,沈教授的占有欲可真是强啊,”赵云澜刚松了口气,把下颌搁在沈巍的肩上,“都快把我给勒死了……”
“对不起.”
“没事儿,说什么对不起啊.只是你今天过节,我也没准备些什么礼物——”
你不用准备什么礼物的,沈巍心里这样想着,你在这,就够了.
赵云澜微微抬起了头,正好凑到沈巍耳朵旁边:“要不,把我送给你,可好啊?”呼出的气息拂过沈巍的耳廓和鬓角的发梢,耳朵自然就红了.一方面是因为这话背后呼之欲出的意味,一方面是因为赵云澜的手擦枪走火般不安分的动作.
这般从身到心的撩拨,沈巍也不打算再忍什么了.
只苦了大庆,被赵云澜捏着后脖子扔出了门外,还没有小鱼干.

大庆:喵生没有意义.


tbc.

在开车的边缘疯狂试探,但是我一个小萌新小咸鱼,实在是不会啊!(但是又想写......)就劳烦大家自行脑补下巍澜夫夫酱酱酿酿的场景叭——

感谢食用^o^

听说赵处在图书馆那儿闪了腰

#原著向
#时间线位于P大新番外前一点点
#取标题废 文笔渣
#ooc 都是我的不好



想想时间确如白驹过隙,距离大封崩裂重建也已过去了六年.六年的时间,足够改变不少的东西了.
比如说,堂堂特调处华丽丽的升级为了特调局.
还比如说,桑赞不仅说话不口吃了,还开始学习使用成语,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尽管大多数的时候用的都是错的.
再比如说,大学路九号无论是人是鬼还是妖都多了起来,也挺热闹的.用桑赞的话说就是:“白天人声鼎沸,晚上鬼影幢幢.”本来赵云澜还想吐槽一句哪有用鬼影幢幢来形容热闹的,但转念一想,用在他们这儿,倒也还算贴切.
当然了,六年间,也仍有的事不变的事儿.
比如林静依旧是那自恋的假和尚模样.
还比如祝红依旧每个月请几天假并且还是没有男朋友.
再比如老楚还是不苟言笑,小郭依旧有些畏缩.(但他俩出入成双这事儿大家还是假装看不到吧)
再再比如......

“诶,要怎么设这表上的封印啊?万一设个人家完全解不了的发出去了怎么办啊?”赵云澜坐在餐桌的一侧,看着那堆了满满一桌的申请表,一双眼半睁半眯地盯着沈巍.
沈巍:“各家各族的本领不同,我自是知道的.”他坐在长桌另一侧,开始着手于封上申请表了.
“哟,对对对,我怎么给忘了,你可是看守了大封千万年的斩魂使大人呐!诶,宝贝儿,是不是我问什么,你都能答上来?”赵云澜此时是完全放松的状态,半侧着卧靠在椅背上,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家沈教授的俊脸
“嗯.”正襟危坐的沈巍把一张封好的申请表放在桌面上,然后抬头看向桌对面的赵云澜.
四目对视.
你问我答环节开始.
“西北戈壁滩上据说也有蛇族的一脉,他们与祝红的那一脉相比,可有什么区别?”
“西北蛇族,不喜水,极耐旱,故可控流火而畏水.祝红他们那一支长居于林中,习性正好相反,自是更温和些的.”
“那北疆大漠的虫族,相当少在外露面,又擅长什么?”
“北疆与西南的虫族,都善于炼毒用毒,不过西南虫族多用蛊术罢了.”
“那......”
......

众人光是听着赵云澜这化身十万个为什么般喋喋不休的问法,都觉得麻烦累人.而沈巍饶是一个不落的答了下来.
“哇哦——宝贝儿你怎么这么棒!简直就是活体失传咒术图书馆啊!那么,最后一个问题——”
终于最后一个了!!!众人内心欢呼雀跃,而且看着赵云澜突然严肃的脸,又不禁好奇起来他会问怎样一个问题.
只见赵云澜双手撑着桌面,上半身几乎全部前倾了过去,直将脸凑到沈巍面前.

“你应该叫我什么?”

沈巍看着离自己近在咫尺的赵云澜冲自己挑了挑眉,是怎的都没想到他会在众目睽睽之下问出这样意味不明的问题来,只得无奈道:“云澜......”
话还没说完,赵云澜就一屁股坐回了靠背椅上.
“唉——怎么这么简单个问题却答不上来了呢,沈教授?来,我告诉你,应该叫......”
正色,一字一顿地说:

“老公.”

此时,窗外龙城大学那儿传来了徐徐的五次钟响.成,下班了.
众人立刻作鸟兽散去,自家上司实在是不能忍了!

第二天.
人事处上白班的小姑娘:沈教授又双叒叕帮赵局请了三天假.
祝红:啧——玛德死给.
林静:阿弥陀佛,色即是空……
大庆:本大爷的小鱼干呢?!我为什么要吃狗粮?!


END

玲珑骰子安红豆

#cp:巍澜(也可以理解成是小鬼王X昆仑)
沈巍视角

已不知是他入了轮回后的第多少世了.
也不知道,他这一世······过的可好?
答应了神农,不得再见他的
从那往后,这双眼便再也见不得那人的颜面了.充其量,只能在每一纸荒唐的梦中,每一次恍惚时的回忆里,匆匆见他一面罢了.
见他一袭青衫,衣袂翻飞
梦他眉眼依旧,音容不改
可惜,终究是虚的.
直至那日,梦到他取下左肩魂火,一刹流光,顷刻散尽大不敬之地;
再是,他生生抽筋剥骨,一缕银线,丝丝诛心;
还有,他苍白的嘴角,渐淡的轮廓······
惊醒时,心尖上的那一点,一抽一抽地疼着.
诚然,他是鬼王,却也办不到留下自己最喜欢的那人.
无魂无魄,不死不灭,没有他,似乎全然没了意义.
他不甘心,只能在不可控的幻梦中,见他.
铺陈开来数卷纸张,泼墨挥毫.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巍笔”
盼他多看自己一眼,赴死也甘愿,又自觉不配污了他的眼.
直白却又谨慎压抑的真心,已然成了他千百年来最刻骨的执念.
怎奈何世事难料.
每落下一笔,十指都仿佛缠绕着钻心的痛感.
终是思之入骨,念之成疾.求不得,放不下.
长叹一声,徒留下一室笔墨纸砚.
案上是一张泼墨的山水画,浩然清丽,是三十六山川之始,名为昆仑.
画旁,一行蝇头小楷:
“有人诗云,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吾今方知其一二矣. 巍笔”

此处一只小萌新,如图所示,是第一次写同人呢。写的不好的地方都是我的错。泉岚超级棒,愿他们一直幸福下去ヽ( ̄ω ̄)